1949年之前,上海滩有四个鼎鼎有名的“颜料大王”:贝润生、周宗良、吴同文、邱氏兄弟(邱倍山、邱渭卿)。19世纪后期,由德国拜耳公司开发的人工颜料“阴丹士林”研制成功后,德国迅速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颜料输出国,创办于1852的谦信洋行此时将其主营业务转向颜料进口。据说最高峰时通过谦信进口到国内各地的颜料量,要占到当时进口总量的50%以上。而这几位“颜料大王”的暴富多与“一战时德商撤走”有关,也和谦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本文从几位颜料大王昔日居住的老洋房为切入点,去讲述他们的家族往事。

  位于南阳路170号的“贝轩大公馆”是一栋建筑风格中西合璧的花园住宅,关于其昔日主人的身份曾引发过争论。有说是此宅原为银行家贝祖诒住所。而据海派作家程乃珊所言,贝公馆的真正主人是贝润生的儿子贝义奎。而贝润生出道比贝祖诒早多了。

  贝润生祖籍江苏苏州,出生于19世纪70年代初,与贝祖诒属“族亲”,据沈默所著《从“颜料大王”到房地产业传奇的百年传承》一文中的梳理, “贝润生……姑苏贝氏第十三世孙,是近代贝氏一脉最为兴旺和出彩的一支……同为十三世孙的贝理泰,与贝润生关系笃密。两人的六世祖为亲兄弟,作为贝氏一脉,贝润生被称为“颜料大王”,而贝理泰则成就“金融世家”,(其)三子贝祖诒,原名骐祥,号淞孙,其长子便是享誉国际的建筑大师贝聿铭”。从这段文字中我们能看到贝润生与贝祖诒的亲属关系之近。

  贝润生年幼时家境贫寒,约16岁时,经其姐夫赵雨亭介绍来到上海由奚润如开设的“瑞康号颜料行”里学生意,他当时在颜料行里的师兄就是日后闻名沪上的“阿德哥”虞洽卿。现位于南京西路近江宁路口的“梅龙镇酒家”,据说过去整栋洋房都是奚润如家族的产业,后转给了虞洽卿。

  1897-1898年间,奚润如因年事已高退出颜料界,他的“瑞康号颜料行”转由年满28岁的贝润生来管理经营,由此贝润生迎来了发家致富的开端。据《吴中贝氏家谱·润生七十自序》中贝润生自述:“余乃得专心致力于业务,年二十八而任瑞康号经理,与世周旋,此其发轫,由是家道稍裕……”,其在之后的十余年中通过自身努力以及各种机缘曾先后在“上海商务总会”以及改组后的“上海总商会”担任协理等重要职务,开始逐步在上海商界崭露头角。

  对于贝润生而言, “一战”是他从“致富”到“暴富”的一个重要飞跃阶段。19世纪后期由德国拜耳公司开发的人工颜料“阴丹士林”研制成功后,德国迅速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颜料输出国,约20世纪初,这种“阴丹士林”颜料进入中国,并在国内的颜料市场中逐渐占据主导地位,贝润生的“瑞康号颜料行”则在这其中。据说,他通过师兄虞洽卿的关系获得了德国拜耳公司在华的颜料经销权,由此成为“阴丹士林”颜料在华的主要代理商之一。1917年中国在“一战”中对德宣战后,德国对华的颜料进口基本停止,贝润生也因此依靠之前囤积下来的大量颜料发了大财,成为当时沪上名副其实的“颜料大王”。

上一篇:科技大家看:中国学者用人工光感受器助失明小鼠复明
下一篇:瑞安爱心人士送鞋袜温暖冬日里的“小脚丫”
推荐 / 评论(0) 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