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73年,我国开始使用汉字电报,采用4个阿拉伯数字代表一个汉字的方法,简称“四码电报”。法国驻华人员威基杰挑选了常用汉字6800多个,编成了第一部汉字电码本,名为《电报新书》,有说丹麦人也编制了汉字码本,后由我国的郑观应将其改编成为《中国电报新编》,这是中国最早的汉字电码本,比大家熟知的电脑汉字输入的王码还要早上100年。

  直到20世纪60年代,还是使用4位一组的数字电文传输,电传机收到数字报文之后,要由译电员将汉字写在对应的数组下面,熟练的译电员每分钟能译出大约20多个汉字。译成文字的电报由邮递员投送给用户。“电报明码本”是公开的,译电人员必须将常用汉字代码背诵下来,一天到晚抄录不停,劳动强度大,效率也低下。

  采用电子方式自动译报,终于成为邮电部6401国家级大会战的科研项目之一。1965年初,邮电部邮电研究院第三研究室303组的陈作人等9位技术人员承担了这项任务,要将手工操作的,由传统机电设备承担的电报业务,变换为自动运行,是计算技术的早期应用,也是国内外都没有先例的工作。那时候,没有集成电路,电路都要自己设计、腐蚀、焊接,元件采购、挑选、检测,道道难关,可不是一般单位都能够做到的。

  303组的科研人员通过压缩技术,最终只用了8万颗记忆磁芯,研制成一万字的字库。由于资料没有保存,使用的方法已经失传。第三研究室近200人,其他6个科研组的人员,全体出动参加汉字点阵拆分,用灯光板照着字模将点阵画在绘图方格纸上,以便确定穿制磁芯板的数据。一时之间,各个办公室中到处都是笔画方方正正的大字,与绣花样张雷同的方格点阵,乍一看这里仿佛成了文化艺术车间。

  磁芯的内径只有1.2毫米,一个芝麻都过不去,要穿过三根漆包线,都靠一批年轻女孩子,仗着她们眼睛明亮,很快准确地完成任务。

  如何将译出的汉字快速打印在电报纸上,又是一个难题,当年还没有汉字自动打印的概念。技术员王济东使用20根0.1毫米的金属丝,均匀排列在5毫米的距离上,可抗击500伏电压,连续长时间打印。经过多次试验,自制静电印字“印字头”,完成20点阵见方的中文印字机,也是中国最早的“针打”。有了上述两项重大技术突破,快速译码机获得成功,先做了逻辑布线结构的简报设备,然后升级为“程控译报机”。

  45年前,数字电路和数字存储刚刚兴起,不论是元件质量,还是电路性能,以及运算模式,要想制成实际使用的电路,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他们和全国邮电工厂协作,和北京市与外地的20多家无线电元件厂、晶体管厂都要往来,终于解决了全部国产元材料和器件。

  1968年研制出科研样机,在上海电报局试用。整个报房使用一台译电机就完成了全市电报译电工作,将各个方向电路接收的电报凿孔纸条,通过光电输入机传给译电机,自动按照汉字电报格式,准确无误地打印在电报纸上,每分钟译电1500个汉字,相当于人工译电的75倍,速度和质量大大提高。

  1969年9月25日,新华社报道了项目成功的消息,当晚20时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首都报纸予以报道。

上一篇:广饶县成功举办第九届 中国(广饶)国际橡胶轮胎暨汽车配件展览会
下一篇:建筑网焊网机
推荐 / 评论(0) /